当前位置:首页 >> 数码

火影之木叶教师第九十二章受伤的木叶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九十二章 受伤的木叶

“卡卡西,这里有一个幸存者。”凯欣喜地冲着卡卡西叫道。

自从九尾被封印后,三代就下达了除了医疗忍者外,所有忍者全力搜寻伤员及死者遗体并阻止火势进一步蔓延的任务,即使是心情极其不好的卡卡西也不得不服从。

虽然没有经过任何正式的任命,但四代阵亡了,猿飞佐助这个昔日的火影,顺理成章被全体木叶人默认为现任的火影了,自觉地团结在以三代为核心的高层周边。

三代巡视了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木叶南部,看着身边忍者抬过的一具具尸体,眉头一直没有舒展过,还没有从波风水门的死亡打击中恢复过来的他,不得不强打起精神,以坚强的姿态出现在村民的面前。

回到了阔别了一年的火影办公室,三代瘫软的坐在办公桌前,目光落到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的照片上,一滴混浊的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噔噔噔”敲门声响了起来。

三代擦了擦眼泪,将波风水门的照片反扑在桌面上,坐直了身躯,道:“进来。”

“佐助”,转寝小春也是一夜没有睡,脸上带着几分疲惫,“这是刚刚统计出来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数据,你先看看吧!”

三代接过转寝小春手中的资料,眉头拧得更紧了,脸色也有些铁青,看着那一连串的数据,他的心里在滴血啊!

“唉――”三代长叹一声,放下那份资料,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头在那一刹那又白了一大半,看上去越像一个步入暮年的老头子了。

为了木叶,他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和自己全部的爱,对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尽的。可到头来,换来的还是这样伤痕累累的木叶,以前的一切努力似乎在一夜间就化诸于流水。

可他却不能失去希望,他必须带着受伤的木叶走出困境,才不枉费前辈们用鲜血染成的火红的意志,他的目光渐渐的坚定起来。他是木叶的火影,是号称一代忍雄的人物,他的一生都是在同困难在战斗,坚强是刻入他骨子里的意志,就像是木叶的标志一样。

只要他不倒下,木叶也绝对不会倒下,只要给他十几年的时间,木叶新的一代又会成长起来,那会是木叶新的希望。

“通知下去,明天开始木叶学校暂时放假,将学校空出来安置失去住处的村民,同时将此次事故中的孤儿名单统计出来,先安排有能力的村民收养,其余部分送到孤儿院统一管理,我们不能让信任我们的勇士们和村民们寒了心。”

“这件事情门炎正在统计,快的话今天下午就可以出来。”作为三代的左膀右臂,他们还是非常尽职的。

“三天后,我们将为遇难者举行隆重的集体葬礼,这事情你去筹划!”三代安排道。

“好吧!”转寝小春点了点头,继续道:“我想提醒你,如果是要重建木叶的话,我们的物资非常的不足,我们必须将此事告诉大名,请求支援。”

“这事我也在考虑,我会安排合适的人选去的,在现本报讯(张岩)丁俊晖的好运气一而再阶段,我们必须对外保密,否则随时都有再起战端的可能了,同时木叶也必须随时做好应对敌人入侵的准备,不可有半分松懈。”可真是不轻松啊!木叶的在三战中的几场战争,可都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的,而这个代价是现在的木叶付不起的。

“你还有什么事吗?”看着转寝小春有话想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问道。

“关于身上封印了九尾的波峰鸣人处理,村民们有些意见。”

转寝小春一说完,三代的双眼一寒,道:“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再处理,希望你能转告各位长老们,四代尸骨未寒,他们不要太过分了。”三代固然是个温和派,更多的是为了注重大局,但这不表示他会一味的退让,例如这件事情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他也表现出了自己强硬的态度。

“那河马寒宇的事呢?河马寒宇能够在事前救知道九尾来袭,这是不是表示他有可能是同谋呢?而且,他在对九尾中一战中表现的实力,已经远远出了普通的上忍,已经达到了水门的程度。但我记得,他还只是个中忍吧!而且,他双腿残废这是木叶人人皆知的事情,可他的腿显然已经恢复了,这是怎么回事?”转寝小春对河马寒宇一向没什么好感,尤其是他身上似必须要让整个企业的运作环境更加良性乎又有着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样的人对木叶哪来忠诚可言,简直就是埋在木叶的,一定要尽早除掉。

三代更来气了,道:“河马寒宇的事情,我以后会给你们一个明确的解释,此刻他还躺在医院里面,不要忘了,他可是为了木叶舍命战斗才躺在那里的。”为什么这些人总是容不下河马寒宇呢?三代忍住没有将最后一句话说出来。

看着转晴小春神情不豫的走出去,三代又叹了口气,“来人。”

一名暗部出现在他的身后,“通知暗部尽快找到自来也和纲手,通知他们立即赶回来。”三代命令道。

部领命,立即消失在办公室。

“你们可一定要赶回来啊!”三代矗立在晨光中,心中念叨着。

“三代大人,您找我。”日向日足走进了火影的办公室。

“日足,昨天你一直都在现场,我想知道,具体的战斗情况。”三代冷峻的目光凝视着日向日足,问道。

日向日足在三代火辣辣的目光下,脸上有些愧色,道:“虽然我们也一直参与了同九尾的战斗,但因为柔拳的缺陷,我们一直都无法真正靠近九尾,只能从旁支援。后来主要参加战斗的是四代大人和河马寒宇,后来又出现了一个实力强大的暗部。”

“暗部?”三代不知道还有这么个人出现:“那名暗部呢?”

“在卡卡西抱着波风鸣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离开了。”日向日足遗憾的道。

“如果将全体暗部召集在你面前,你能够认出来吗?”三代问道。

“我并不认为那名暗部是真正的暗部,三代大人应该很清楚,木叶现在的暗部并不存在这样的高手。”日向日足对这一点还是很肯定地。

“他难道不是木叶的忍者吗?”三代问道。

“这个我无法确定,他一直没有真正的出手攻击,而且他的身手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我可以肯定,我一定见过他。”日向日足回忆起昨夜的情景道。

“还有谁看到了?”三代问道。

“我们日向一族都现了他的存在,想必宇智波一族也看到了。”

“不管怎么说,他是来帮我们木叶的,暂时可以确认他不是敌人,关于此人的真正身份,就交给你去调查吧!”三代想到此人既然是给河马寒宇送兵器的,河马寒宇应该认识他才对。

见日向日足接受了这个任务,三代继续道:“你应该看清楚了河马寒宇的影分身自爆术吧?你觉得如何?”

“很厉害。”日向日足实话实说道:“我想一旦被影分身缠住,再使出此术,必可杀敌于瞬间,但这个术对施术者反噬相当的大,很危险,应该列入禁术,禁止传播。”

“是啊!这个术可是他在数年前自创的,可惜第一次使用就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没想到他明知道危险,还要使出这一招。”三代感叹道。

“这也是迫于当时的形势,不过,作为木叶的忍者,他的勇气还是您可以随机录取到一名球队中没有的橙色球员值得嘉奖的。”日向日足看出来了,三代似乎是有别的意思想表达。

“你说一个会为了木叶付出生命代价的忍者,会是带来这场灾难的人吗?”三代凝神注视着日向日足的眼睛,等待着他的回复。

日向日足自然也听说了一些传言,不过他早就从日向日差口中得知这个河马寒宇不简单,而从三代和四代对他的态度,也看的出来,他们应该是知道河马寒宇真正实力的,这也说明他们两人都是相信河马寒宇不会做对木叶不利的事情的。

而且,三代说得没错,如果将当时的情形公开的话,只怕村民们都会站在三代那一边,更重要的是,日向一族的表现足以动摇日向一族在木叶的地位。

“据我了解,河马寒宇在历年的战争中都是有很好表现的,担任木叶学校教师期间也是很受学生欢迎的。”这到不是日向日足瞎掰,他们分家的日向天魁就经常往河马寒宇家跑,他也是清楚的,“我也相信他不会做出对木叶不利的事情。”

“不过――”日向日足突然口风一转,“我相信大家都相信河马寒宇不会做出危害木叶的事情,何不就让怀疑的人去调查呢?清者自清,调查后也可以打消所有人的疑虑,这也是对河马寒宇最好的支持。”

“哦!”三代眼睛眯成一条缝,最后语重心长地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既然你是这么认为,那么此事也交给你了。你也知道,河马寒宇在村里朋友众多,学生也不少,而且他还是战斗英雄,你会造福后代调查时要注意方法,避免造成不良的影响。”

福州哪家医院白癜风好
长春妇科习惯性流产
长春妇科治疗费用
相关阅读
好兔携手大CP精准用户打法再掀知识热潮1
· 狗官司一审宣判主人获赔元位置

车撞死狗,狗主人索赔9.5万元,狗官司很纠结,怎么判难倒法官。杭州江干区法院特地召集10多位顶尖法学专家、律师召开意见征询会,听取专家对“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