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码

火影之战火重燃第六章入学下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火影之战火重燃 第六章 入学 下

无视了百差的嘲讽,朋彦看了看身边,都在讨论成绩单的同学,他轻声对百差问道:“百差,你説这个天赋测试什么的,真的有用么?”

“嗯……应该会有一些依据吧。”百差想了想,接着説道:“虽然我觉得准确度不会很高。”

“嘿嘿,准确度?”朋彦嗤笑了一声,“我爷爷説过,忍者想要成长,只能依靠‘血和泪’,剩下的都是扯淡。”

“啊?尾田爷爷説过这话?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朋彦翻了个白眼,“你当然没听过了,你才来我家多长时间。这是我xiǎo时候,听我爷爷对绮户叔説的。”

“等会儿等会儿,你xiǎo时候?咱现在也才六岁好嘛,还xiǎo时候?”

百差有diǎn懵,虽説自己也有diǎn早熟吧,但还是很清晰地知道自己是个xiǎo孩。可听自己这哥们的意思,合着他已经把自己当成大人看了?

那等从学校毕业的时候,他是不是还准备写个回忆录啥的,回忆回忆自己在学校这些年的“峥嵘岁月”?书名准备叫啥,《日子》还是《月子》》?这不扯淡呢么。

其实这还真是百差想差了。两人还是认识的时间太短,虽説颇有一见如故、臭味相同的感觉,但有些事情,自己不説,对方不问,他们也就当做不知道一样,根本不曾提及。

比如百差的身世,比如朋彦的秘密。

朋彦有个秘密,就是他记事的年龄特别早。他能清楚地记在采访结束前得,当母亲听到父亲阵亡的消息时,那悲痛欲绝的模样。甚至,连在母亲肚子里时的那种温暖的感觉,他也有所回忆。

“是啊,我xiǎo时候。”

説到这儿,朋彦又想起了那天的那一幕。

记得那是三年前的某一天,自己正躺在爷爷的腿上数星星,逗爷爷开心,突然一身酒气的绮户大叔闯了进来。

绮户叔一边哭着一边跪在爷爷面前,骂自己无用,骂自己无能,甚至感觉自己是个累赘,执行任务时总是拖自己队友的后腿。

自己一开始还有些疑惑,听了半天之后终于听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绮户叔刚刚执行任务回来。可任务虽然完成了,但过程并不顺利,甚至于在撤退的时候,又有一名队友为了保护他而牺牲。

在家喝酒喝到伤心处的绮户大叔,突然想起了以前同样为了保护自己而阵亡的尾田羽真,所以才有了这样一幕。

爷爷并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是拍着绮户叔的肩膀首先它的实施性是比较强説道:“我们是忍者,而忍者想要成长,就少不了‘血和泪’。叔不怪你。”

“行行行,你説是xiǎo时候,就是xiǎo时候吧。不过,尾田爷爷真的这么説过?”

朋彦撇撇嘴,“那是当然,我会骗你么?

“如果尾田爷爷真是説的……”

“是吧,我爷爷説的那会有错么?所以説,这天赋测试什么的,肯定没啥用。”

“切,你爷爷谁啊?”

朋彦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声音的主人对朋彦的説法,表达了深深的不屑。

朋彦和百差一起向身后看去。

説话的是个有着一头深红色头发的男孩,男孩看着和朋彦他们一般大,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忍装。不过那忍装虽然看着和木叶制式忍装很像,但仔细分辨,却能发现两者在很多地方都有不同。

看着男孩深红色的头发,朋彦突然想起了他的自我介绍。

“我叫甲贺仙丸,来自甲贺家族,目标是成为忍界最强的忍者!”

“你是……甲贺仙丸?你刚才説什么?”

甲贺仙丸冷哼一声,重复道:“我説,你爷爷谁啊!?”

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不善,朋彦眼睛一转,回答道:“我爷爷?他不怎么出名的,説了估计你也不知道。有事?”

“哼!我就是想告诉你,没事儿别乱嚼舌根!自己不懂的东西,就説它没用,真是目光短浅!”

“你知道这测试是谁定的么?是长老团和六代一起制定的!你居然敢説它没用?真是可笑。”

听到这儿,朋彦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眼前这个甲贺仙丸是甲贺一族的弟子,而甲贺一族是第四次忍者大战结束后,木叶重建时,从村外迁入村内的大族。

据説,这甲贺一族在鼎盛时期时,一个家族内就有上千忍者,家族会议中通过的决策,甚至可以影响到一国大名的政略方针。

不过在多次的忍界大战中,甲贺一族不仅没有得到相应的利益,甚至损失惨重,整个家族的力量持续衰弱,这也导致甲贺一族在整个忍界的地位和影响力逐渐下降。

最终,在第四次忍者大战结束后,为了保全家族延续,甲贺一族不得不做出全族迁入木叶的决定。而在木叶这一方,为了拉拢甲贺一族,同时稳定村中的社会稳定,木叶高层决定,给予甲贺一族进入长老团的资格。

眼前这个甲贺仙丸虽然不曾提及自己的家族,但他説到“长老团”,那无疑是在对朋彦质疑自己的家族表示不满。

想到这儿,朋彦虽然心里笑开了花,嘴上却连忙道歉道:“啊!原来是六代大人和长老团一起制定的方案?抱歉,抱歉,我并不知道这一diǎn。既然这个方案能被六代大人通过,那他一定是不会错的了。”

听到朋彦的道歉,甲贺仙丸的怒气似乎也xiǎo了一diǎn,“哼!别以为这个世界就那么一丁diǎn大,懂不懂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天天自以为是,有什么用?其实在别人眼里,也就是个跳梁xiǎo丑罢了。”

朋彦连忙接话:“对对对,您説的对,跳梁xiǎo丑,就是这个词。哎呀,你説我咋没想到呢,还是您厉害!”

“哼哼,见你认错态度良好,我在教你一句,学着diǎn!这可不是在你自己家,比你厉害的人多了去了。天天目中无人,张扬的不行,xiǎo心哪天就被人扮猪吃了虎。”

甲贺仙丸教育完朋彦感觉心情良好,也不跟他问他爷爷是谁了,摆摆手,向着自己座位走去。

见甲贺仙丸在离自己两人不远的座位上坐下,百差拽拽朋彦,低声説道:“这不你説的将比分追成。科比马上跳投还以颜色那种‘冷傲的笨蛋’么?百分百契合度啊!你准备就这么算了?”

“哪能啊?”朋彦看了甲贺仙丸一眼,轻声笑道:“着啥急,这不刚开学么,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贵港白癜风
武汉白癜风治疗让观众无不哗然。据悉费用
西安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相关阅读
好兔携手大CP精准用户打法再掀知识热潮1
· 狗官司一审宣判主人获赔元位置

车撞死狗,狗主人索赔9.5万元,狗官司很纠结,怎么判难倒法官。杭州江干区法院特地召集10多位顶尖法学专家、律师召开意见征询会,听取专家对“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