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

金光片片节能

时间:2020-10-19   浏览:0次

夕霞漫天,金光片片,叶白站在湖边,离合的金光将他的影子打在地上,风儿吹过,周围是同样萧瑟,凄婉的草木衰影。

他叹了一口气,目光中略带着点倦意,就像是一个多晚未曾熟睡的失眠人群,甚至乎,眼珠上都出现了条条血丝。

叶白想要说些,却又是沉默了下来。他将目光望向远方,那里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宽广马路上车如流水人似龙,他的眸子中闪烁着孤星一般的灿光,不过 随后那种光芒破灭,他不甘的闭上了眼眸。

远方,天与地的间隔处,夕阳的余晖将整个西方都染成了金黄,群山之间,一头鸟缓缓飞入天际,到最后,只在视线中留下了一个黑点。

这鸟飞的过程,或许便是。他们缓缓地向心神地进发,而这飞翔却总有一个停止的过程,当他停下来的,或许便是人一生的终点所在,只不过终点有远有近

人生,人生,什么叫做人生啊,人一生下来就注定要走的历程,他的爷爷是一个打工者,他的父母也是打工者,或许他什么选择,唯一或者说是必须的出路便是打工。

不久前,他父母打,接他去大城市打工,昨天,他从乡下来到这座城市,明天将要踏上征程。

他不知道打工是怎样的,在村中曾听过外出而回的邻人,说过外面大都市的繁华,说过有钱人的奢华,在他们的口中,外面是多彩却又美丽的,他们的老板或 很蠢,或很呆,总之,与正常人有很大区别,而对于钱,也往往是好挣的,当中更会有些少男少女们梦寐以求的情节,总之叶白有一种感觉,只要一出去打工,马上 就会变得的和中的那些主角一样,出人头地,弄潮与股掌之间。

凌晨,天色还未完全明透,周遭是清冷和湿润的空气,远方,太阳还没有一丝想要露出痕迹的征兆。

叶白站在车站,激扬的尘土,呛人的煤烟,以及烤肠和煮鸡蛋的浓烈香气,在微微湿润的空气中相互交织与融合,很好闻,也很香,就像是叶白第一次来到城里闻到的那种味道。

隐隐的属于十丈红尘和烟火人间。

坐上车,此刻的车中少有人在,唯有一个看上去异常彪悍的司机,和一个无所事事的售票员。

叶白坐在了窗户边,紧接着他又换到了一个半开着玻璃的座位处,他不会开玻璃,。哪怕是最简单的这种,他也不想去问别人,不是因为怕别人不答应,而是怕别人会异样的看,以及自己心中那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汽车嗡嗡的开动了,车轮在道路的灰尘上碾压出了两个清晰印痕,

看着熟悉的景色渐渐离自己远去,车印也在自己的视线中渐渐模糊,叶白想起了自己 在农村的的奶奶,他更记得出来时,奶奶送她到村口,那双沧桑与几乎寂灭了眼眸,盯着他翻了一座山又一座山。

此行,叶白是有点恐惧的与茫然的,他不知道外边有什么,也不知道外边的人好坏与否,甚至不知道会不会如他在电视上看到的那般,被当地人欺负,连死都死的不明不白,但在这股茫然之下,他还有一种兴奋,那是属于出人头地欲望,也是属于不甘被命运操纵的热血。

紧紧呼出几口气,窗外清冷的空气很使叶白舒服,除了没有奶奶,这气味简直和他家里的一模一样。

不到半个小时,车上已经坐满了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叶白仔细观察着每个人,他们看上去都带着些淳朴的气息,每的皮肤都略带点黝黑,而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也是不尽相同,或踌躇满志,或畏畏缩缩,或一脸茫然,或满脸麻木,只是每一个人都异常的沉默。

他紧了紧手中的白色塑料包,里面有奶奶准备的霉干菜和萝卜干,在这个车里,没有他平常去城坐的公交车里的热闹与温情,只有紧紧地贴着这些土特产,他才会感觉到一丝温暖。

远处群山之间,露出了一丝骄阳,那喷薄的金光透过窗户洒在叶白的脸上,整个车, 在金色的阳光中缓缓向前疾驰,就像那只起飞在山林中的雄鹰。

叶白不知道车开了多久,只知道窗外的景色一换再换,而车上的人也下了一大半,一个个似曾相识的景色不断出现,又不断被甩在身后,只有风愈加的庞大与凄迷,在这一刻,他有了种退缩的感觉,竟然巴不得车向回开。

南飞燕,飞往南,一飞势要冲上天! 叶白不断的念叨着这句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话,腾腾的心渐渐平趋了下来,期望占据了整个心灵。

终于,车停了下来,叶白迷茫的下车,见到了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背影,他心中不知道为何升起来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酸涩却又悲痛,根本就无法叙述的清。

小时候他的便在外面打工,几年才回来一次,最起码在他五岁之前,脑海中根本就没有爸爸这个词,以后他的爸爸是回来了,可是却带着他的母亲一起又外出打工,在之后一直到现在,他都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在她母亲走之后,他竟然不哭不闹,而且更不曾落下过一滴泪。

甚至在他更遥远的中,一个收麦的夏季,他所谓的爸爸拉着一架木车,将他的表哥,表弟都放在木车上玩耍,可唯独不让他坐,于是他就坐在碾石上哭,可是那个人却是发怒的带着其他人越走越远,只是那件事离他现在在太久远了,因此他也不敢确定那是梦还是现实。

走吧 那个男人迈过了头,叶白能够结果一无所获感受得到他的兴奋,可是轻型客车那股兴奋却像是隐藏在幽暗的冰川之下一样,看不到一丝身影,随时乱颤,但仍是抖不掉压在身上的巨川。

叶白微微有些不适应,不过他没有说些什么,沉默着跟在男人的身后。

金阳炫目,天风浩荡,这儿并没有叶白想象中的那样可怕,几株遒劲的黑槐高插入云霄,阡陌错综的田野小道上长满了野草,和他老家有惊人的相似,要说不同那便是黑色的与满是尘埃的大气。

那个人转过身躯,看着叶白身上脏旧的衣服,犹豫了一会,并没有带他走进田间的小道,而是站在他下车的地方,焦急的向四处张望,灰色的说不出杂埃被一辆车又一辆车激起,又被一阵风又一阵风吹动,两人身上不一会儿已经布满了尘埃。

数分钟后,他们坐上了一辆绿色的公交车,再次蜿蜒而行了半个钟头后,叶白随着他的父亲一起下车。

这是一个真正的都市,四周都是涂满了各种颜料的上百米高楼,恢弘的马路比一个河滩还宽,大大小小的霓虹灯在白日也是闪着彩光,到处都能听到嗡鸣的马达,到处都能看到在阳光下发亮的小汽车。

叶白从未见过如此的景象,也从未想象如此的景象,他一向认为这种景色只有在电视中才会出现,只属于那些西装革履,提着手提包的成功人士,属于那些优雅的贵妇人和穿着时髦大装的都市女性。

他们太亮,太耀目,耀目的叶白根本就不敢去看,不敢去逼视。

他偷偷地打量着父亲,发现父亲脸上没有一丝其他的表情,仍旧只是麻木的脸,甚至还隐隐的有一丝厌恶。

在街头转的晕头转向,最终父亲带着叶白进入了一个百货楼,这是足有七层楼高的超市,俱都铺着可以反射出人脸的地板,亮丽的水晶灯饰将这里点缀的好似是帝王的行宫。

这个多少钱?

叶白站在父亲身后,他看着父亲抖抖索索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五十块钱,不知道为什么心口异常的不好受,特别是那张不知道放了多少日子,都已经有了褶皱的钱被父亲攥在手心递出去的时候,他的双眼竟湿涩了起来。

我给你找了一个水厂的工作,每个月一千二,管吃管住。 叶白拿过父亲递的矿泉水,嗯了一声。

他将头低在了下去,发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似略有不屑的盯着他们,他将头低得更低了,可是他隐隐的还有一丝不解?这就是电视上说的高素质城里人吗?

不过父亲并没有给他多少感慨,他们又快速来到一个街口,挤上了一个公交车, 父亲犹豫了几下,又看看自己身上脏污的上袖,嘛抹了抹满脸的汗珠,坐在了公交车座位下的硬板上。

叶白犹豫了一下,也紧跟着父亲坐了上去。

他看看父亲脏乱的已经带了点白色的华发和黝黑的布满了老茧的双手,又看看窗外车水流龙的城市,这个城市很美好,也很繁华,可是却不属于他们。

等一会儿,要去见见你老板,记住嘴甜点,男的叫叔叔,女的叫阿姨,要勤快,要精明,别太犯傻 .

下了车,父亲又带着叶白坐上了一辆三轮车,锈斑的铁皮,黑腻的帘子,他不知道这 三轮车已经存在了多久。

到哪?

垄沟。

五块走。

他叔,三块吧,大家都不容易。

垄沟离这儿还有几里地呢。

断断续续的讨价还价声音,切切嘈嘈外地口音,叶白听不太清切,不过他清晰地看到了一滴滴滚落的汗珠从父亲额头的皱纹落下,也看到了,那位开车老司机颠簸着的双腿。

那行,人就留下吧,你们怎么回去。

老板是一个将近四十岁的妇女,浓抹艳装,描着青眉,只是她身上那股浓烈的香气很让人不好受,隐隐的鹰鼻钩,让叶白对她的印象并不太好。

我们坐这个回去。 叶父脸上有一丝难堪,指着他们面前的三轮车。

就这个。 女老板惊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过她随后便将那股笑容给隐藏了下去。

以后老板问你多大了,你就说十七了,要不然十六岁的话人家不会要你。

三轮车开动了,越过这个郊外,越过这村庄,只有叶父的声音还在叶白耳际流淌。

妈,刚才的人谁啊? 女老板家中一个孩子坐在电脑前,紧吸了一丝空调的凉气后,向女老板问道。

一个到咱们这儿打工的人,不过劳劳,你今年可不太好,我准备把你送到国际学院再复读一年。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烦死人了。 劳劳不耐烦的盯向电脑。

早上五点,又是天色朦胧,叶白登上三轮车,向熟悉的目的地而去,他的周围还带着点儿漆黑,郊区深沉的夜色,就像是一头巨兽看不尽的食喉,在逼仄的小路上,叶白的身影渐渐地没入了隧道一般的雾气中。

你的工作,就是将那些水桶搬入一旁的大车中。 女老板引着叶白到了一处水房,水房里面密密麻麻放着数千个水桶,水桶都被密封着,白色的封口上面贴着巴掌宽的红色条幅。

叶白随手试了试这些水桶的重量,每一个都有五六十斤重,但这不是最关键的,每个水桶的封口又短又粗,根本就找不到着力点,哪怕是叶白的力气远胜一般人,每次也只能是搬一个水桶。

孩子,孩子,不是农样。 女老板走后,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妈妈来到了水厂中,她大声地呼喊着,但叶白听不懂她说的方言,愣了一会儿后,又开始扛着上车了。

那老妈妈笑了一笑,指了指叶白的脚,又指了指自己的脚,叶白走到她面前,一阵比划终于懂了,水厂之中处处都有添加了化学试剂的水潭,脚在水潭里泡久了,就会溃烂。

她的意思是让叶双胶靴,可叶白没有换,他既没有胶靴,也不喜欢胶靴,特别是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山里的孩子从来就不喜欢约束。

见叶白没有答应她,老妈妈也不再言语,开始刷桶。

人在集中精神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不会在乎外在的变化,叶白不知道他干了多久,只觉得头晕眼花,连脊椎骨都要碎掉一般。

他看看身后,还有一大半的水桶未提,不过他实在忍受不了了,浑身大汗淋漓,每一次弯下腰又站立起来的时候,头都像是要被撕裂一般痛苦,肌肉酸痛,嘴唇裂开,咽喉像是被点燃了一般,干燥的厉害。

他静了静神,站在原地歇息了一会,犹豫了一下,向接水的大水管处走去,向嘴中猛灌了几口后,叶白身体中最算是升起了一丝力气。

他接着又抗水,只是身上的汗又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就打湿了他身上的一层衣衫,所以他只好又接着喝水,只是身上的汗又来越多,流的汗越多,就越要喝水,喝的水越多,流的汗就越多,到最后简直成了一种可恐的循环。

不知干了多久,叶白终于被老妈妈叫停,他抬起头,太阳已经到了天空的正中央。

多盛一些,管饱。 老妈妈给叶白盛了一碗饭,是挂面条混着一些被酱油染红了的豆腐丁,他挑起来咬一口,险些吐出来,面条已经隐隐发霉,而那些豆腐丁更是想被水炒了一般,没有一点儿味道。

他又想起了女老板承诺的顿顿有肉,难道就是这个吗?不过他看那个老妈妈依旧在端着吃,他也没有说什么,闭上眼吃了起来。

作为一个男人,他不能放弃,也没有资格放弃,一个人走向成熟,不是看他长大了多少,而是看他能够承受多少。

看着最后一桶水被汽车运走,叶白再也忍受不住的躺了下来,他声地喘着气,水潭浸湿了他的发丝,也浸湿了他的心。

南飞雁。飞往南,一飞势要冲上天。 躺了一会儿,叶白站起了身子,他有一种很想吃肉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干了重活的原因,身体中急需补给,而这个补给是那些面条给不了他的。

可他又没有办法,这儿没有超市,也没有商店,吃完面条后,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到了住处。

他所住的地方,据说是很久之前的一个学校,只不过后来那个学校迁移了,就剩下了这些破烂的砖房,躺在床上,一轮明月如水般轻洒在他的身上,他搞不明白,为什么打工会这麽累,会和村子里的人说的有那么大的出入,不过他实在是太困了,也没有时间多想,倒头便睡。

梦中,叶白梦见了许多大餐,有烧鸡,有肥鸭,还有许许多多他叫也叫不出名字的食物,他敞开肚皮,吃了个大饱。

次日,天刚蒙蒙亮,老板就在他门前大声呼叫了起来,叶白揉揉眼睛,浑身酸痛,特别是身上更是被蚊虫叮咬了无数的大包。

吃了饭后,叶白又开始了和昨天一样的工作,风声浩荡,蝉鸣阵阵,仍旧只是无言的工作,也仍旧只是劳累的身躯,不过让叶白感到稍稍欣慰的是感觉水桶提起来轻了不少。

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外面车辆异常的多,叶白几乎没有停顿过,浑身酸痛,肌肉好像与筋骨分家了一般,痛的抽搐,就连站立也得双手插着腰。

忽然,他发现了一点儿不对,他的脚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腻又痒,甚至还带着点疼痛。

不过他没有放在心上,仍旧只是卖力的干着。

渐渐地,渐渐地,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他连走路几乎都成了问题。

一直到晚上水桶还未有搬完,夜已经完全漆黑了,叶白没有手表,他不知道现在确切的时间,他只知道从中午到现在他已经喝了九次水,每一次都是那么的舒畅,每一次又都是那么的痛苦。

老板来了,今天的她看上去脸色不太好,扫视了一眼水厂,脸色更是完全阴沉了下来。

不干完活,不许吃饭。

老妈妈看了几眼老板,没有说话,继续在哪儿刷桶,叶白也不敢说话,继续抗桶,只是他越来越感觉到力不从心,起初脚下还只是滑腻,现在竟然变成了刺痛。

她踉跄着脚步,仿佛已经失去了自我,只是麻木的干着干着,不知干了多久,终于在女老板的喝断下,停了下来。

他到了床前,脱下鞋,一双脚已经溃烂的不成样子,一层白色好似脓一样的东西,沾满了他的十个脚趾,他拿出纸,擦了一擦,又撕下些纸放在两个指头中央,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在睡之前,女老板的那句话还在他的耳际回荡: 你再这样磨蹭,我就辞退了你。

该怎样去选择?叶白不知道,他更不想放弃,他忘不掉那句 南飞燕,飞往南,一飞势要冲上天。 的冲天豪言,也忘不掉,自己的的雄心豪言。

第三天,同样是早早的日子,只是叶白的情形更加重了,他连下床都歪歪扭扭,十个脚指一触碰到东西,便痛的要人命,就好像是好几百根针扎那样。

坐在水厂,叶白想停下来歇一歇,可他不敢,水厂的上方有一个摄像头,他不知道女老板是不是在监视着他,他只好弯下腰,将水桶放在地上,向前滚,他实在做不到提了,哪怕这样会容易损坏水桶。

到最后,叶白实在是忍受不下来了,他就斜靠着墙壁,望向远方,夕阳西下,满地金光,他面前的水潭被金光给照了个透,就像是被金黄色的油料浸染了一般, 一直通到天边,他的面前好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了这金色的布匹。

哪里?金色的布匹通向哪里?叶白不知道,可他感觉那是家的方向,人在受伤的时候是脆弱的,而脆弱的心便容易在亲情的一方徒增砝码,叶白想起了奶奶,想起了村头的黄槐,想起了许多许多。

眼眶酸酸的,他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不过他赶紧湿了湿了手,擦了擦脸,来掩盖想要翻滚而出的泪滴。

轻叹一口气,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脆弱,他本已经承受了够多,本以为该哭的泪早就已经流完,却哪想今天又流下了这懦弱的水。

他脱下鞋,发现脚上的伤更重了,白色的脓早已不见踪迹,留下的全部是没了皮的红肉,而在他的脚底更有十几个黑疤,密密麻麻的排列着,就像是十几只黑红 色的眼睛,微微一用力,那眼睛简直要从中裂开,不时地向外流着毒水。

老板,我想请个假。 叶白将脚伸给老板看,他无法再忍受了,至少现在不行。

再忍几天吧,一会儿我给你弄些药抹抹,很快就会好的。 女老板看了几眼叶白,有点意外但随后又轻描淡写。

叶白想拒绝,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向父亲联系,怎么走出这个村子,同时他也真的不想放弃,既然老板说能治好,那就等等吧。

几天后,叶白挺在一座三轮车上,他的父亲开着车缓缓走出了一个被雾气包裹的村子,周围夜色朦胧,木影斑驳,他一动也不动的看向车外的景色,没有哽哽咽咽,没有荡气回肠,也没有泪水满面,有的只是沉默,清冷的月光洒在他身上,周围的景色越来越模糊,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叶白,叶白,属于他的夜会白吗?

血糖高不能吃什么
成都男科医院
抚顺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相关阅读
我为家乡IT普及作贡献电脑知识下乡全面启
· 傲天战神第三百四十七章一场好戏节能

傲天战神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一场好戏平生以来,林峰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误会。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刻,被龙族的族长栽赃陷害。而且龙久煌威望很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