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商

游战星辰第一百零三章劫难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游战星辰 第一百零三章 劫难

面对眼前这个男人的笑声,罗宾只能官腔试看,他到底在笑什么呢?罗宾将剑重新摆回准备进攻的姿势。面具男人在探索着记忆的声音在一瞬间之后化为充满恶意嘲笑的声音,对方这个意外的反应让罗宾不得不感到惊异。

“这可真是杰作啊!你就是那个骑兵团长的外甥吗?难怪……”面具男人咽下了后半的话,从两眼中放s出恶意的光芒,发出了足以令罗宾之外的人寒毛直竖的声音,声音的波动震动着他脸上戴着的面具。

停止了笑声之后,他对着罗宾说出了傲然的告白。

“罗宾,我告诉你吧!杀害你伯父罗夫将军的人,正是我!他不过一个拉斯的走狗,落得那般下场再合适不过了,你也随着他一起去死吧!”

面具男人的话击中了罗宾的忍耐点,在仅仅一秒之间,自己伯父罗夫对自己的所以恩情都在心里闪过画面,把这些化作力量源泉,罗宾带着愤怒,持剑快速冲了过来。

其迅速和猛烈出乎面具男人的意料之外,采取防卫态势的剑茫然地在半空中钻营着,男人的脸部受到了罗宾的斩击。

“啊!”面具男人发出了一声惨叫,面具裂成了两半。男人一向严密保护着的脸暴露了出来,他的口中喷出了激动的气息。

“混账!罗宾!”

被扫下面具后露出了一张和罗宾年龄差不多的脸,左半边是白晰秀丽的脸,而右半边却是被烧得呈现红黑色的凄惨脸庞。一张脸的轮廓内竟然同时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面貌。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秒钟时间,然而,这张脸却深深地烙印在罗宾的眼中,“烧伤?”罗宾轻叹了一句。

男人举起左腕遮住自己的脸,只是,绽放着血光的两眼却睨视着罗宾,反击一刀发出了一道闪光。

罗宾虽然快速地往后跳,然而,凝聚着愤怒和憎恶的剑端的犀利度却不是刚才的剑势所能相比的。白刃向前直伸,就像蛇的镰形脖子一样跃动,紧*着罗宾。剑势之猛连罗宾都为这乱了步调,脚底下开始有些不稳。

失去了面具的男人使出了必杀的一击,但却微微地改变了方向,因为他“我说挺简单的事感觉到了自己右边忽然多了一股气息,在勉勉强强地弹开了从侧面横杀过来的刀身。霍金斯就站在男人犀利视线的前方。

这个三个人陷入了焦灼的状态。

“喂喂!都不问问我的名字么?自己来主动报上名字多难为情啊!”霍金斯面带微笑的问着,似乎无视于那从掩着脸的手臂和斗蓬的y暗处化成一道充满杀意和箭s过来的眼光,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男人成全了他的疑问,“小丑,你是什么人?”

“那么,便让我自我介绍吧!我叫霍金斯,是下任塔影王统治时担任王宫艺术家的人!”霍金斯一边说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剑,银色的线痕勾勒出几道完美的衬托。

“王宫艺术家?”男人有些听不太懂。

“和艺术无缘的你大概不知道,不过有心人都叫我画圣在世的。”

“谁这么叫过了?”低声喃喃说出这句话的是重新整顿好态势的罗宾,看到罗宾完全控制了呼吸和脚步,面具男人知道自己已失去了胜机。

“走狗和撇脚艺术家,还真是搭档带来2011年最新的钟表发展报告。呢!不过,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真是看场合说台词的家伙。今天可以做的事何必留到明天呢?”男人并没有被霍金斯所挑拔,他一边用一只手掩着脸,一边巧妙地退后,避邢被夹击的危险。

未来的宫廷画家一言不发,优速地往前一跳,挥出了破风的一击。

失去了面具的男人一边巧妙地承接了这一击,一边反转过身体。他这个堪称巧妙之上的流利动作,不但霍金斯无可乘之机,连罗宾也没有办法抓住任何空隙。

男人跳进了狭窄的小路,把壁边的木桶和筒子踢倒阻断了追路。当他的斗蓬消失在第一个转角的时候,随侍在亚斯特王子身旁的两个骑士便放弃了追逐。罗宾拍了拍朋友的肩膀。

“我们还是暂时撤退才是最佳的上测!”两个人都知道,面具男人不只是逃走,他会带来更大的部队,趁还没有封锁城门之前,两人要迅速逃出去。

两人花了几个银币买了两匹马后,便匆忙逃出了塔影王国。在坐骑在马背上,两人都不觉的讨论起那个面具男人。“那个家伙不知道是谁,不过,他的身手真的很强。如果不是你赶来帮忙,我大概已经危险了。”

“这算不了什么,那个家伙居然叫我撇脚艺术家,一想起来我就……”在聪明的人也是有弱点的,仅仅一个词语,刺激的让霍金斯在返回王子身边的整个路上一直在抱怨。

“但是,他带着面具是单纯为了虚张声势,还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真正的样子呢?”

“原以为他的面具只是用来吓人的,没想到竟然不是,遭受那么严重的火伤,难怪他得用面具来遮掩,不过,我们迟早会和他一决高下的。”霍金斯虽然同意罗宾的说法,可是脸上却是尚未完全释然的表情。

就这样,两个人伴着傍晚的微光,一点点远离了那曾经的故土。

……

在王子等人留守的村子附近,由王子与迪兰一组,索妮娅和奔吉一组,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由奔吉这组负责看守,则迪兰在王子身边保护着。

本以为已经是傍晚了,不会在有鲁蛮的士兵在周围游荡,刚刚放松下来心的奔吉从树上跳了下来,走到了与他一起守岗的索妮娅身边。

这次是索妮娅先开了口,但声音还是那么冷淡。

“怎么样,今天的情形?”边说着,边从马鞍的口袋拿出一个袋子。

奔吉灵敏的嗅觉嗅到了那个袋子里散发的食物味道,笑呵呵地迎上双手接过了那个袋子,心里暗想着,原来这个美女大人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嘛!

“我正好肚子饿了呢!”说着从袋子里面拿出了一个面包塞进嘴里,带着嘴里未咽下的食物,继续地说着一些让索尼娅不在意的话,“索尼娅阁下果然感受到了我的心思,果然我们是负责为主战玩家加血;还有一名玩家作为助战被隐形的命运之线相连着的吧!”

“你可别误会了,这是迪兰准备的哦!”

“啊?”奔吉已经习惯了在这位美女面前从高兴至极转变到深入谷底的感觉了。

“罢了,一直让你看守,你也累了吧,我来换班。”

“不用不用,不需要换班,这只有一条路,很好看守的!而且多亏这样,我才能细心创作出赞美索妮娅阁下的诗词……”奔吉的话还没有说完,索妮娅已经带着马往前走了数米,关于这个流浪音乐师的作品,她是真的不想在听了。

看着准备离开的索妮娅,奔吉连忙抬手叫住了她:“等……等一下,你要去哪?”

索妮娅没有回头,淡淡的回答了一句:“既然你没有疲倦,就麻烦你一直在这里守着吧!”

“但是,一旦这样,我内心的思念变回充斥着这整片森林的!”

索妮娅神情的望了望身后的这片森林,似乎听到了什么的样子,“若是让你的毒气污染了这片森林可就糟了。”抱着对这片森林的同情,索妮娅闭着眼睛退了回来……

在村子的另一面,迪兰与王子坐在小山坡上,在感觉道彼此非常容易亲近后,他们两个人经常像朋友一样一起聊天,因为迪兰见过的世面非常少的缘故,所以在王子面前从来没有表现出像罗宾和霍金斯那样非常恭敬的样子。

借着傍晚细微的月光,王子此时心里正担心着此次身负险境赶去塔影王都的罗宾和霍金斯两人。

“罗宾和霍金斯是否已经安全到达塔影王都了呢?”两个人都在仰望天空,迪兰知道这个问题是在问他。

“应该差不多了!”

“虽然说找出父王和母后所在之处的线索这件事很重要,可是就这么直接潜入鲁蛮王国的巢x……就算他们两个的武艺再怎么高强……”

“王子,我认为你不必为他们两个人担心的,那两个人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迪兰从王子的话听出了他似乎在为罗宾两人担心,便安慰的说着。

“但愿吧!对了,迪兰,你之前那次去王都没有遇到危险么?”

随着王子问的这句话,迪兰的脑海中自然地回想起前不久潜入王都的事情,仔细想想看,烙印在他脑子里的事物无非就是那个金瞳士兵克修拉了,虽然没有被他抓住,但迪兰一直在心里记着他,关于这件事也没有说出来。

“是的,并没有什么危险,因为我和他们二人不同的,我的长相应该没有人见过!”迪兰眨了眨眼睛,脸上流露出一丝神秘的惊喜。

听到迪兰这么说,王子终于安下心来,聊了这么久,多少也感觉到有些口渴,迪兰拿起腰间的水壶,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

“王子,您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打些水来!”迪兰原本是打算自己去的,但没想到亚斯特王子执意要跟着帮忙,王子主动将水桶送下水井,看着王子对于这些事情笨拙的样子,迪兰觉得还是应该上去帮忙,但在将水桶从水井里拉出来的时候,绳索突然间断了,结果王子还是帮了倒忙。

拉萨男科医院
泰安专治白癜风医院
石家庄医院男科哪好
相关阅读
[p]一趣图看尽森林狼二核关系
· 犬非炎症性结肠性腹泻的病因是什么位置

大部分的肠道性疾病通常都是由炎症所引起的,而非炎症性结肠性腹泻并非如此。该病又可称之为刺激性肠道综合症,是犬常见的一种功能性肠道疾病。...

友情链接